預警

對話陷網貸後溺亡大學生之父:希望大學生遠離網貸,不受它的傷害

字号+作者:admin 來源:網貸界 2017-08-19 03:55 我要評論()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北京某知名外語高校一大三學生暑期放假返回吉林家中,在給家人留下遺書後失蹤,随後其家人不斷受到追債的短信和電話。8月15日,失蹤大學生被确認死亡,家人發'...

 北京某知名外語高校一大三學生暑期放假返回吉林家中,在給家人留下遺書後失蹤,随後其家人不斷受到追債的短信和電話。8月15日,失蹤大學生被确認死亡,家人發現其曾經在多個網絡借貸平台貸款,同時還有多條威脅恐吓追債的信息及視頻。吉林警方目前正積極展開調查。生前收催債短信:12點前不處理讓你親媽爆炸。

範澤一的死亡證明上寫着“死亡原因:溺亡”,他在身前欠下13萬餘元貸款。父親範立君确信兒子受到了某種威脅,“不是承擔不起”,朋友張佳甯甚至懷疑範澤一遭受暴力威脅。

網貸限額令升級版出台,是去是留互金平台該做決斷了

 

 

 

今年20歲的範澤一就讀于北京一所外國語高校,開學後即将升入大三。8月3日,他留下遺書離家,稱“我一步錯,步步錯”、“我的心已經承受不住”。8月5日,有人在距離範澤一家30公裡外的河流裡發現一具男屍,警方經過DNA比對,确認死者是範澤一。

範澤一的手機卡被恢複,根據裡邊的信息顯示,他先後接觸過20餘家網絡借款平台。根據銀行卡記錄,範澤一的第一筆借款發生在2016年7月,從網絡借款平台借了1500元。7月31日他借了1100元,約定還款日為8月7日,到期需還款1600元,除了本金之外,還包括快速信審費100元,賬戶管理費395元,息費5元。

手機中還有不少催款消息,威脅範澤一若逾期不還款就公開親友信息,或在學校貼吧、交流群中群發借款信息。

範澤一的遺書

範澤一的家人告訴看法新聞記者,就在範澤一失蹤的次日,也就是2017年的8月4日開始,範澤一父親的手機就開始陸續收到數十條的信息,信息内容都是追讨債務。

其中一條信息内容為:賬單今天3點前查不到全款,馬上群發通訊錄,貼吧通告學校領導,及輔導員,并上傳個人征信記錄,後果嚴重,自己看着辦!

另一條信息的内容為:逾期者注意了:在(再)不歸還欠款,我們在你學校的貼吧,交流群、兼職群群發你的借款信息,馬上開學了,去學校逮你,最後通過速X借申請仲裁,欠債還錢,别讓我找到你,現在歸還欠款一切好說,不要等你哭着求我。

與此同時,範澤一的父親還接到多個追債電話,電話裡的人在謾罵之後都聲稱範澤一借了高利貸,現在聯系不到範澤一,所以向其家人追債。

8月14日,警方的DNA比對出了結果:經過與範澤一的家人比對後,認定被發現的浮屍就是範澤一本人。

警方出具的《死亡證明》中,給出了浮屍的死亡原因:溺死。同時警方也通過法醫鑒定給出了死亡時間:2017年8月5日。

借款平台以微信公衆号的形式存在

學生溺亡家人遭網貸追債 每天2000元的利息增長

範澤一被确認死亡後,警方在其身上找到了随身攜帶的手機,遺憾的是由于手機已經被水浸泡無法使用,但手機裡的SIM卡完好無損。

恢複了範澤一的手機内容後發現,在其手機微信通訊錄裡,有多個網絡借貸平台的微信公衆号。

恢複範澤一手機上的追債視頻

通過調取銀行卡記錄後顯示,範澤一從2016年7月開始,從一個名為“速X借”的網絡借款平台借了第一筆1500元,随後就從另外一家網絡借款平台借了3000元錢用于歸還“速X借”的錢,然後再從另外的借款平台再借出更多的錢用來歸還上一筆欠款。

就在範澤一已經被确認死亡的8月15日,某借款平台還在給他手機發來的催款信息,内容為範澤一已經欠該平台13萬多元的欠款,并且該筆欠款在以每天2000元的利息增長。

通過範澤一的微信記錄還發現,除了“速X借”外,他還在“今X客”、“哈X米”等網絡借款平台上借款。

看法新聞記者從這些平台與範澤一的聊天記錄裡發現,這些平台借款給範澤一後,都會有一個借款的明細發送給他,而在這些明細裡,借款平台都把借款的利息定得很低,但同時都會收取高昂的“賬戶管理費”。
以一家名為“青春X貸”的平台為例,2017年7月31日,範澤一從該平台借款了1100元,約定的還款日期為2017年8月7日,該平台計算的利息被稱為“息費”,隻有5元錢。但該平台為這筆1100元的借款開列出了“快速信審費100元”、“賬戶管理費395元”,加上本金和利息,範澤一應該在還款日償還1600元。

而在另一段由讨債人發送标題為“山東催收團隊”的視頻中,多名赤裸着上身的男子正在毆打幾名抱頭蹲在地上的青年,同時視頻中充斥着謾罵的聲音。

貸款平台變身公衆号

看法新聞記者也在手機上關注了範澤一所借款的幾個貸款的微信公衆号。結果發現,這些微信公衆号的内容都非常簡單,都隻有“我要貸款”和“我的貸款”兩個目錄。

當記者點擊“我要貸款”時,被要求詳細填寫個人信息,包括個人的身份證号、家庭詳細地址、家庭主要成員及聯系方式等信息。

這些微信的貸款平台都打着“隻憑身份證快速放貸”的廣告,宣稱最快“3分鐘放款”。

從這些微信公衆号注冊的信息來看,大多是一些“科技有限公司”、“企業信息管理公司”在運營維護。

看法新聞記者聯系到了其中一個名為“青春X貸”的微信公衆号運營公司,該公司的負責人表示自己并不知道有“青春X貸”這樣一個貸款的微信公衆号,更沒有運營過這個公衆号,完全是有人冒用。

看法新聞記者通過對多所高校的在校大學生采訪後得知,類似于“今X客”、“哈X米”、“青春X貸”和“速X借”這樣的貸款平台再校園裡傳播很廣,很多學生手機裡都有這些貸款平台的微信公衆号。

同時還有學生表示,這些公衆号一般都會在校園的兼職群裡發布兼職工作的信息,讓學生介紹同學貸款,并給介紹貸款的學生有一定的回扣或提成,介紹一個同學關注了微信公衆号,就要用手機拍個照片,然後憑照片可以領到幾十元的獎金,但前提是介紹者自己本身必須也要從這些平台貸款。

 

但家人和朋友都沒有察覺到異常。今年春節,範澤一向張佳甯借了200元,他說要應急,張佳甯也沒問,他覺得朋友在北京生活,開銷難免會大,“現在大學生都不容易。”張佳甯告訴每日人物,他周圍有許多同學都在通過網絡借貸平台借錢,到最後隻能向父母求助。

範立君現在仍不斷接到催債電話和信息,家裡人始終想不明白,範澤一為什麼“非得要結束生命來了卻這個事”。

“從來看不到他亂花錢”

每日人物:孩子離開家那天發生了什麼?

範立君:當時沒發現什麼異常。早上起來他跟他奶奶說要回家去一趟。臨走的時候還給他奶奶充了100塊錢電話費。等到下午的時候家裡人給他打電話,兩點鐘左右,發現電話關機了,以為是上哪兒玩去了。到四點鐘的時候再打電話,還關機,家裡人覺得不對了,到樓上一看,哎……他留了一封遺書。

每日人物:看到遺書是什麼心情?

範立君:當時就是着急,然後第一時間報警,家裡所有人、朋友都是出動去找,但是都沒有找到。

每日人物:孩子是跟奶奶住在一起的嗎?

範立君:對,他也一直住校。我上一次見到他都挺長時間了,因為他這次放假我沒在家,已經有幾個月沒見了。

每日人物:你平時跟他交流多嗎?

範立君:很多很多,基本上我倆天天都會通話,而且他出事的前幾天,我倆一天會打四五個電話。

每日人物:都聊些什麼?

範立君:那段時間他考駕駛證,就聊聊駕校的事、家裡的事,還有就是聊聊他,包括他兜裡缺不缺錢。這個平時都會問他,我們家親戚非常多,都會給他點零花錢,這個由他自己支配。

每日人物:他會主動向你們要錢嗎?

範立君:不會,如果他有需要都會跟我們說,爸我要買雙鞋,買條褲子,你支援點。或者到換季的時候我們也會給他買。比較少提,從來看不到他亂花錢什麼的。挺懂事的。

每日人物:孩子有什麼愛好嗎?

範立君:他最大的愛好是打籃球,因為個子高嘛,超過一米九。他在高中的時候和他的老師、同學上體育館去打籃球。他性格挺好,也挺随和的。

每日人物:那孩子在借貸平台上借的錢會花到哪裡去呢?

範立君:這個我們也真的不太清楚,但是我後期在他手機的微信裡發現,他這個東西就是個高利貸,以很少的利息來誘惑大學生進入這個平台,進來之後就不是那樣了,短信會發過來,說一個小時10個點,一天就要500塊錢利息。我們已經報案了,省裡也成立專案組了。

催債電話每天幾十個打到手機裡

每日人物:他手機裡的信息可以恢複嗎?

範立君:可以,現在隻差個開機密碼了,警方還在破解。

每日人物:這幾天還收到催債的短信和電話嗎?

範立君:有啊,今天我還收到兩個,說我們家孩子欠錢逾期了,要影響他的銀行信譽,他還不相信我們家孩子已經沒了,還在催。現在就不斷往我的電話裡打,孩子走失的第二天就打來了,一天幾十個。

每日人物:剛接到電話的時候怎麼想的?

範立君:剛開始的時候還想着我孩子怎麼借了高利貸了呢?孩子借高利貸這點家裡也不是承擔不起,也不能以這種方式,一直在困擾我們,他的母親天天哭。

每日人物:欠款一共大概有多少?

範立君:有13萬吧,而且是利滾利之後的,還不是本金,但我們也統計不出來本金有多少。

每日人物:你怎麼回應呢?會跟他們說孩子已經沒了嗎?

範立君:他們應該會看到新聞的吧。現在我們家孩子沒了,我還能考慮他們錢的問題嗎?本身就害人,我沒有心情去考慮這個事了。

曾不止一次和孩子講過校園貸,呼籲大家遠離

每日人物:以前聽說過校園貸之類的事情嗎?

範立君:我聽說過,我也不止一次跟我們家孩子說過這個事,我說你要沒錢就跟家裡說,家裡會給你解決的。我萬萬沒想到,這孩子怎麼能走上(這條路)。而且我們家現在唯獨想不明白的,就是欠了高利貸,他們是什麼形式來威脅到我們家孩子,促使他非得要結束生命來了卻這個事,始終不明白。

每日人物:當時跟孩子說校園貸這類事情的事情他是什麼反應?

範立君:那是15年他剛上學的時候,他就說,我不能。意思是不會碰。一切都很正常。就是從到杭州實習開始,開始借錢了。這是我們後來了解的。

每日人物:現在回想起來,從杭州實習回來之後,孩子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嗎?

範立君:說句心裡話,真沒有。這孩子吧其實心事比較重,什麼事都放在心裡頭。

每日人物:他是不是挺多事情都願意自己來擔的?

範立君:這一點我承認,以前高中的時候他媽媽在家管他做作業,他中午給我打電話說,爸你放心,家裡有我,我是男人。放假的時候還會幫他奶奶去地裡幹活。

每日人物:借貸的事情也從來沒向家裡求助過?

範立君:要是不發生這件事,我估計他會跟我講借錢的事。但是這次可能是什麼事情太突然了,讓他臨時做這個決定,結束自己的生命來承擔這個事。真的想呼籲一下,我的孩子确實是沒了,家裡人都是非常傷心,希望以後大學生都遠離這個東西,不要再受它的傷害,太坑害大學生了。

溫馨提示:網貸界(zhongte21965.cn)是國内首家互聯網金融理财P2P網貸資訊門戶網站,用戶在本站發表、轉載的任何文字、圖片僅代表其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也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網貸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相關文章
網友點評